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自请下堂后我富可敌国_ 第八百九十五章 面子无用但也有用-笔趣阁

时间:2021-04-28 18:5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叶蕊子小说自请下堂后我富可敌国 第八百九十五章 面子无用但也有用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辛慕苑怎么也没想到,来讨论封后大典的他们竟然会因为封后大典的规模是豪华还是华丽而争吵起来。

    而反应过来的辛慕苑又觉着这两个其实没差什么,但讨论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她连插口都难,只能趴在旁边听他们热切地讨论。

    但说是讨论,其实也就两个人。谢湛和她一样,安静地趴在桌子上,看着他们两个你来我往,不亦乐乎。

    注意到辛慕苑看他的时候,露出腼腆而温柔的一笑。

    辛慕苑突然想起萧长亭方才拿谢湛举例的事情,再看这个笑容灿烂的男人,心里忍不住揪着疼。

    她压低声音轻声问:“你想过要抛下一切去体验平和的人生吗?”

    谢湛苦笑,道:“谁没有过年少轻狂的时候?但是轻狂之后,剩下的就是审时度势。”

    辛慕苑看着他没说话。

    谢湛挠挠脸颊,有些不好意思,问:“你是不是觉着审时度势是个非常难听的词?的确,我以前也这么认为过。但是我现在觉着,会审时度势的,才是能屈能伸的人,是聪明人。”

    辛慕苑没说话。

    她知道,自己与谢湛之间一直有不通的理念,她也一直保持着和谢湛相同的处理方式:尊重、包容并试图理解。

    谢湛说的话她暂时听不明白,不过没有关系,听不明白先将这句话放着,不必过早下定义,也不必刨根问底地询问,总有一日会明白,会理解。

    萧长亭与杜明月脸红脖子粗地讨论了很长时间,但也没有讨论出一个具体的结果,两个人气呼呼的谁也不愿意搭理谁。

    谢湛笑眯眯地提议:“要不我们将这件事交给国师处理?”

    萧长亭推崇证据与事实,但大凉存在这么长时间,迷信这件事情也不是一两年可以去除的。国师的传承一直在皇朝进行,萧长亭见他们没什么危害性便也一直留在这里没有用,如今正巧派上用场。

    但,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一个没什么用的国师,萧长亭的心里着实不放心。故而,他又让沈公公顺便将历司、善理司、户部、工部等能派上哪怕一点点用场的人聚集在一起讨论这件事。

    辛慕苑扶额,痛恨自己为什么要多那个嘴,惹来如今的麻烦,可要如何收场!

    她自知没脸,小声道:“但华丽和豪华其实也没什么差别,只要减少不需要的开支,其他的正常进行就好。”

    杜明月板起脸认真反驳道:“不!这不是没有差别,这其中的差别非常大!”接着,她又以“差别”为题,向辛慕苑展开了一场为时一个时辰的解说。

    而萧长亭不甘落后,在杜明月终于停下了自己的演讲之后,苦口婆心地教育了辛慕苑一个时辰的皇室尊严。

    辛慕苑抱着自己的脑袋趴在桌子上,欲哭无泪。此时的她,更加痛恨自己为什么要多那句嘴。

    原本三个时辰就能完成的事情,如今讨论了一整天也没有结果。

    辛慕苑在天露赐坐的腰酸背痛,尽管谢湛在中途朝着她的方向坐了坐,并示意她将力卸到自己的身上,但是辛慕苑还是觉着腰疼难受。

    酉时,始终站在旁边如同透明人的沈公公终于开口,告诉萧长亭该用晚膳了,萧长亭这才放他们离开。

    谢湛瞧辛慕苑累,便蹲在她的面前,让她趴在自己的背上,背她回去。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萧长亭与杜明月几乎是同一时间驻足,神情古怪地看着他们两个,搞得本就懵圈的辛慕苑更加懵了,慌慌张张地躲开。

    可是没走多远,谢湛再次半蹲在辛慕苑的面前,柔声道:“没关系,上来吧。坐了那么长时间,累坏了吧?我背你一会儿。”

    辛慕苑何曾让人背过,连连摆手,道:“不用了,又没有多久,我自己也能走过去。再说了,一直坐着,怎么会累?”

    谢湛的神情因为辛慕苑的这句话严肃起来,道:“怎么不会累?久坐久站都会对身体不适。好啦,安心在我背上趴着吧,我体力很好。你弱不相信,我们可以试一试。”

    “当真?”辛慕苑抚摸着谢湛的脸,语气轻佻。

    谢湛的后背有一时的僵直,笑笑没有说话。呵呵,不就是女人吗?今晚继续!不分高低不罢休!

    出了宫门,黑夜中迎面便撞上一个老者迈着蹒跚的步履朝他们走过来。谢湛停下脚步,辛慕苑扭了扭身子想要下来,但是谢湛没放,辛慕苑只能满脸尴尬地看着老者向他们走来。

    “护国公,谢夫人。”老者看起来并不在乎他们此时是以什么模样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满脸惆怅,眼睛中充斥着焦急、期望与惊慌无措。

    “尚书。”谢湛轻声唤道,辛慕苑顶着通红的脸跟着叫了声。

    年迈的尚书敷衍地冲着他们点头,急不可耐道:“谢夫人,您与小凯交好,不知您可知小凯去向?”

    “小凯不见了?”辛慕苑拍拍谢湛的后背,这一次,谢湛没有再坚持,而是轻轻地将她放下来,与她并肩站着。

    尚书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小凯从三年前便了无音讯。”

    辛慕苑想起百花宴时,郑凯便没有出席,那时她还以为郑凯有事,但现在看来从那时郑凯就已经不告而别。

    而那个时间,恰好是青禾离开的后一日。

    辛慕苑呼吸一滞,立刻道:“谢湛,立刻调用大量人马搜寻郑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她现在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将郑凯撕碎成两半!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竟然能丢下这么多关心他的人不告而别!

    尚书几乎要哭出来了,摇头道:“没有用的!小凯离开后,我向皇上申请过此事,但是他似乎在故意躲避着我们,便是搜尽大凉,也没有他的踪迹呀!”

    辛慕苑心里更烦郑凯了,因为从大凉往白兰的路途中也没有见到郑凯的踪迹。这个混蛋,该不会是因为青禾的离开而心灰意冷,从而想不开,寻死吧?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