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穿书后我推倒了暴躁男二_ 第048回:此间润物细无声-笔趣阁

时间:2021-04-23 17:2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斐什小说穿书后我推倒了暴躁男二 第048回:此间润物细无声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金乌正悬,恰似一轮火伞当空;暑气熏蒸,无半片云翳浮动,正是赫赫炎炎之际。

    李老头背负着双手在稻田地里巡走,途经之处惊起麻雀扑扑腾腾地飞走,掺杂着躲在田间的青蛙呱呱嚣叫,还有藏在果子树上的蝉持续地叫着知了。

    稻谷早已抽穗扬花,生长的十分饱满,绿茸茸的教人爱不释手。只是久旱不雨的状况,令李老头忧心不已。他伫立在一具稻草人旁,掂量着今年到底能有多少收成。

    “李老头!”一个欢快的童声自远处传来。

    李老头循声眺去,只见隋器正冲着他使劲儿挥手。隋器身后跟着主家夫人,俩人合抬一只木桶,摇摇晃晃地朝稻田里走来。

    李老头疾步赶上前,咧着一口没有门牙的嘴,笑蔼蔼地道:“夫人,还是让老头子来拎着吧。”他一面说,一面伸臂欲接过凤染手中的木桶。

    “一点都不沉。”凤染稍稍一躲,弯眸笑笑,“我就是陪大器过来玩会儿。”凤染手指木桶,里面的确只盛半桶清水。

    她就势把木桶放到地上,揉了揉隋器的小脑袋,“去浇水玩儿吧。”

    隋器拿着小水瓢舀起一瓢水,随手洒在旁边的稻田里。炙热的天气于他而言影响甚微,须臾,已在田地里撒欢儿地玩起来。

    “田里日头足,夫人待会就回去吧,免得中了暑气。”李老头的眼神紧跟在隋器身上,“这些日子大器倒是皮实不少。”

    凤染暗笑,隋器吃了多少灵泉水呢?那几顿野味不过是打打牙祭而已。

    “你老人家也早些回去歇着,杂草除了,肥也补了,田里没啥活儿,去和老卫他们乘凉打牌嘛~”

    “夫人呐……”李老头欲言又止。

    凤染已猜到他想说什么,摆手宽慰道:“入夏以来几乎没怎么降雨,你老人家心里着急。先前就跟我打过招呼,我心里有数。”

    其实隋器此刻在往地里浇的正是灵泉水。凤染就是瞧迟迟没有下雨,才隔三差五地补些灵泉水过来,以确保这些稻谷和果子树的养分供给。

    闻言,李老头的肩头松弛下来,“那就好,那就好。”

    三人一起回往府中,李老头拜过凤染后,自去后院通房里小憩。隋器却拉着凤染鬼头鬼脑地躲到大花园的一座假山后。

    “你发现了什么?”凤染蹲在他的身后,轻声道,“要逮蝴蝶还是蜻蜓?”

    “嘘!”隋器立起一只食指贴在嘴唇上,“娘亲,你看那边是谁呀?”

    凤染放眼瞧去,只见芸儿和金生正在一处背阴面里相拥。

    这大热天的……凤染噗嗤一笑。

    “你放开我,让人瞧见了不好。”芸儿面色红扑扑的,嘴上是那么说,手里却没有半点推脱的意思。

    金生粗壮的手臂拢紧她,涎涎地说道:“我明儿就去找侯爷和夫人挑明咱俩的事,好不好?”

    “金哥不要,快别让侯爷和夫人为咱俩操心,待过段时间再说吧。”

    “可我等不及让你做我的娘子了!”金生低下头去寻她的唇齿,他真想在这一刻就拥有她。

    芸儿羞涩地躲避开,莺声软语道:“金哥,别……咱们再等等……”

    这大好“春光”尽收在凤染眼底,她拉回视线蒙住隋器的眼睛,小声说:“小滑头,你是啥时候发现的?”

    隋器低声嘻笑,靠在凤染的臂弯里,道:“他们俩都被我发现好几次了。金哥儿喜欢芸姐姐,就像爹爹喜欢娘亲。”

    “你爹爹喜欢我?不可能的,他最烦我。”凤染酸溜溜地道,“走啦~”

    她牵起隋器沿小路悄然走远,不知怎地,见芸儿和金生欢好,除去替他们高兴外竟生出一丝钦羡。她老早就发现他们俩互通了情愫,平日里二人相处的模式真有点甜倒牙。

    “咱们不要打扰人家,他们在约会,等大器长大了遇见喜欢的姑娘也会这样。”

    “大器喜欢娘亲,要和娘亲在一起一辈子。”隋器紧紧地握着凤染的手心,像是在表决心一样。

    凤染停下脚步,侧身蹲到隋器面前,“不管你有没有喜欢的姑娘,咱们俩都要在一起一辈子呀!”她不大会讲大道理,想了半刻,才道:“待咱家有了钱,娘亲给你找教书先生来开蒙。让你对这个世间有新的认知,你就能想明白小时候想不通的事了。”

    “我想学爹爹,习武。”隋器说得很认真,反倒让凤染怔了一下。

    “你见过爹爹拿刀枪?”

    “大器以前见过郭叔叔练武,郭叔叔对我说,爹爹曾经比他强好多。”隋器趴到凤染耳边,“娘亲,我在爹爹的房里见过一把长长的剑,他老是背着你拿出来看。”

    “什么?”凤染霎时一震,“我天天看贼似的防着他,连块砚台都给他没收了,他怎么还能藏把宝剑?”

    隋器方知自己讲错了话,吓得缩着头往后退去。

    “他把宝剑藏哪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隋器嚅嗫地回道。

    凤染将他拉进怀里,故意吓唬他说:“大器不许骗娘亲。”

    “娘亲,我真没有骗你。”隋器眼圈一红,眼泪刷刷地往下淌。

    凤染没继续往下问,软下来好好哄了隋器一阵儿,方回往西正房里看顾他午睡。

    她自己坐在床边推敲,已过去这么久,就算隋御偷藏了把剑,也没甚么要紧的吧?他应该不会再去寻死,如今积极吃药、勤勉锻炼,一副木欣欣以向荣的求生欲。

    但那把剑还是太危险了,她决定要暗暗搜罗出来。

    凤染换了身衣裳走回东正房,甫一推门进去,便见到隋御手扶着窗沿站立着,浑身又已汗流浃背,神情也很痛苦。

    “我……要过去嘛?”凤染试探地问道。

    隋御弓着腰颤抖着转过身,“让我自己试试。”

    凤染微笑颔首,“你慢慢的,不要着急。”

    隋御垂下眼睑,又往前艰难地迈出一步。这一步两条腿配合的很不协调,差点把他自己给绊倒。凤染赶紧跑上前几步,但听隋御阻止说:“你别过来。”

    听罢,凤染顿在原地不动,隋御又朝前方迈出一步。他松开手边的窗沿,完全靠两腿支撑在地。他微微抬起眼眸,冲她露出一个难得的笑。

    “侯爷你真棒,太厉害啦!”

    凤染毫不吝啬赞叹,又寻到那破旧不堪的轮椅,跑过去推到隋御的正前方。

    “差不多十步的距离,你走过来就能坐下。”凤染鼓励道,“侯爷你稳稳地走,我在这里等你。”

    隋御神色一喜,略略点头,再往前挪出一步。他望向近在咫尺的凤染,仿佛一抬手就能触摸得到。他想要走过去抱紧她,再也不要放开手。

    “六、五、四……”凤染替他数着步数,就差三步时,意外还是发生了。

    凤染快速绕过轮椅想要抓紧他,却被隋御手臂惯性一带,二人又双双摔倒在地。

    隋御在凤染的身下,看起来像是她把他推倒了一般。

    二人额头对着额头,鼻尖对着鼻尖,她眈着他细长的凤眼,他凝视着她闪烁的水眸。

    顷刻间她感觉到一丝奇特的变化,慌得赶紧撑起自己的身子,与身下的隋御拉开距离。

    他的反应是情不自禁的,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这已不是第一次,多少个被她抱着入睡的夜里、清晨……只不过这一次被她发现了。

    他真想就这么按下她的头,吻住她的唇瓣。可是他不敢,他害怕,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

    “对不起。”隋御掀唇轻叹,“让你失望了。”

    凤染闪动睫羽,娇憨地笑道:“侯爷,你已经做的很好,下一次一定行。”

    她慢慢翘起身子,从他的身上挪下去。隋御心生不舍,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自己的胸怀。

    俄而,凤染已擎着他重新坐回到轮椅上,“今儿先练习到这吧。”

    她拿出手帕替他擦了擦颈子上的汗水,坦笑道:“我想跟你商量件事。”

    “府中所有事情皆由你做主,我都同意。”隋御不假思索地道。

    凤染抿唇吃笑,稍红了脸皮儿,道:“这件事还是你发话合适些。”

    “是什么事?”隋御伸出长指握住她的手腕,感知她很想缩回去,便又无声地松开了。

    “金生和我们芸儿好上了。”凤染眼波微荡,“这事儿你早知道了吧?”

    隋御点头称是。

    “他们俩相好我特赞同,咱们理应成人之美。你开个口,让他俩赶紧成亲吧。”

    “作为主家应该给他们置办些东西。”隋御自责道,“可我再无长物,真是亏待他们。”

    “不然就等今秋卖掉收成之后?那时候咱们手里应该有些钱,给他们添置点新婚东西。两侧厢房都空着,后院还有那么多房舍闲着,你随便指一间给他们居住便是。”

    凤染憧憬的有模有样,犹如在详述自己婚事的细节。他多希望这错觉是真的,他能重新娶她一回,不再随便地敷衍了事,是真心实意地娶她为妻。

    要是他的双腿真可以痊愈,是不是就能弥补曾经的过失和遗憾?

    “那就这么办,一切还劳夫人费心。”隋御的喉咙里略微发涩,强笑道。

    话犹未了,只听房门“砰”的一声响,水生打门外惊惶而进。

    他大扠步走上前来,火急火燎地道:“侯爷、夫人大事不好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